激灵联文工作号

多多转发,帮帮我们

大嘴蛙:

视频制作: @莳笙然  @豆豉🇨🇳🇨🇳🇨🇳
麻烦大家点赞转发,两位辛苦了

作为b站up主,公众人物,应该传播积极向上的东西,而不是带有个人情绪去判断,靠蹭明星热度去火,qq大号已被封号处以警告,但继续用小号在网络上传播发表低俗,甚至侮辱性语言,甚至对我们以人身攻击,恶意语言攻击,搜集我们的个人资料。我们不知道他们做到了哪一步,是否涉及人肉,我们都不知道。

我们不是太太,不需要大家的安慰,
我们需要大家转发一下,
我们更需要大家的举报,
这是为了RDJ,同时也为了我和群里伙伴,
这几天她们受了太多委屈了。

大嘴蛙:

对不起,占tag了,
请大家耐心的听我说几句。

作为b站up主,公众人物,应该传播积极向上的东西,而不是带有个人情绪去判断,靠蹭明星热度去火,qq大号已被封号处以警告,但继续用小号在网络上传播发表低俗,甚至侮辱性语言,甚至对我们以人身攻击,恶意语言攻击,搜集我们的个人资料。我们不知道他们做到了哪一步,是否涉及人肉,我们都不知道。

我们不是太太,不需要大家的安慰,
我们需要大家转发一下,
我们更需要大家的举报,
这是为了RDJ,同时也为了我和群里伙伴,
这几天她们受了太多委屈了。

【群员一激灵就想联个文】当他们一家过生日

第二十棒


清茶果子:



@激灵联文工作号





-非乙女文,非乙女文,非乙女文!!!


-真.沙雕文


-人物ooc非常严重


-幼儿园文笔


-银红亲情向也是有的


-是我拖了太太们的后腿,不用怀疑🌚











——————————————————————


     









『当妮娜过生日』








    早上6:00,小妮娜才刚刚起床就被老爹、教授和哥哥姐姐们带去了游乐场。



    “妮娜妮娜!快来玩玩这个!”旺达站在摩天轮前向她招手。



    “哦哦,我知道啦。”妮娜用她软软小手搓了搓眼——她还没睡醒,她想回家碎觉觉!


  






    迷迷糊糊的玩了一天,妮娜和哥哥姐姐们回到了家里。



   “生日快乐!可爱的小妮娜!”大家欢呼着。妮娜睁大眼睛,看着堆在她房间里的礼物和为她庆生的人,显得十分惊喜。









  


   蛋糕很快被端了上来。



   蛋糕是洛娜和旺达帮她做的,决对没有让万磁王和幻视插手。




     蛋糕只有两层,但很大。是白色的奶油,加上金色的花边,顶层还放上了一个巧克力做的Q版“妮娜”——那是旺达和洛娜控制着雕刻用的小刀雕了整整两个小时的成果——“妮娜”旁边还有两只可爱的小鹿和一只免子,上面还插着几支漂亮的明黄色小蜡烛。



   “快许愿吧!”教授冲她温柔的笑了笑。



   “嗯!”妮娜看了看一屋子的人来给她庆生的人许下了三个愿望。






   1,我想让爱我的人永远都福。



   2,我想和大家一直在一起。



   3,我,我还想要出学院左转402米外的娃娃店里的第二个橱窗里的超大的布偶娃娃!






   最后一个愿望是她小小的私心,没有再给其他人留。










   这时教授将手放下,勾起了嘴角。




   你的愿望,都会实现的。


















『银红兄妹过生日』










   “旺达姐姐,生日快乐!”一大早,小妮娜就一蹦一跳的跑过来,祝旺达生日快乐。   “谢谢妮娜的祝福啦!”旺达对她笑道。




   妮娜突然张开手,她手中正躺着一只小鸟。



   “给姐姐的礼物!”妮娜笑的非常灿烂。 “谢谢。”旺达蹲下,抱住了小小的妮娜。




   “姐姐,大家都把礼物放外面啦,我带你出去看。”妮娜牵住旺达的手指,将她带到外面。




   外面现在堆满了礼盒。其中,有两个一人高的紫红色礼盒和一个半人高的黑色礼盒。




   旺达不用想就知道那两个礼盒是谁送的。除了她爹万磁王估计也没别人了。




   她先去看了那个黑色的礼盒。



   哦,原来是鹰眼送给皮特罗的。





   旺达面无表情的直接用混沌魔法扔到了皮特罗房间里。









   她盯着那两个超大的礼盒盯了两秒。




   太碍事儿了,拆开吧,不然还占地方。





   她拆开后发现,一个是万磁王的,另一个竟然是幻视的!





   幻视,你的审美系统怎么了???




   旺达一脸懵。








   幻视送给她的是个等身布偶。



   老万送了她个她的等身手办,除配色外都挺好。



   据说当年洛基也想要个等身手办,但被教授一口回绝了。



  嗯,真的都挺好,她不是在说她老爹把手办的脸做成史传奇那样,也不是在质疑布偶衣服的样式,毕竟两个都是真真正正的钢铁直男嘛,咱也不好说啥🌚











   蛋糕本来是个九层大蛋糕,但由于幻视的参与,蛋糕就被旺达毫不犹豫的扔了,那麻利的动作看得幻视想哭。




   旺达和洛娜、琴等人临时又做了个,三层的,虽然小了点,也不算太好看。




  总之,好吃就行,吃货从不嫌弃美食。















    大快银今天非常沮丧。



    他跑遍了学院,问遍了所有人,没人给他一个能令他高兴的答案。



    “爸,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旺达的生日啊!”“……还有呢?”“……今天还有什么节日吗?”“……”




    “妈,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知道,你和旺达的生日。”“太好了!还有人记得!那你有为我准备礼物吗?”“……其实我本来是不知道你今天过……”“妈你别说了,我想静静。”



   “旺达,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我生日啊,妮娜刚刚给了我礼物,你的礼物呢?”旺达向他伸出了手。



   皮特罗想哭。





   看着皮特罗一脸“想哭”的表情,旺达突然笑了。她把小礼盒递给皮特罗。



   “我怎么可能忘了你呢,这是你的礼物,收好哦!”




   皮特罗一脸惊讶的看着旺达和她手上绯红色的礼盒,然后紧紧抱住旺达。




   “别抱这么紧!我都快喘不过气来啦!”



   这是世界上最好的妹妹,没有之一!


  



   皮特罗在抱住旺达时偷偷抹眼泪。


  












『小快银过生日』








  彼得的生日比皮特罗的好多了。




  至少教授给了他礼物,万磁王也给了他句祝福。


 



  虽然是应付,但他的两个哥哥连父母的应付都没有。





  多好。


  ——来自一个常年缺爱的孩子的自我安慰









  他真没想到有人会给他庆生。


 


  很惊喜,他有些受宠若惊。



  彼得看着面前的一大帮人——有旺达,妮娜,洛娜,琴,教授,万磁王,大群,大快银……好多人。



  他很感动,大家都记得他的生日!




  “谢谢!”他发自内心的的感谢大家。



  “其实是旺达叫我们来的啦!”



  彼得扑进旺达怀里,一遍又一般的说谢谢。



  论有一个弟控姐姐有多重要。



  大快银气的咬手绢。














『大群过生日』


有人记得吗?


没有。


反正他自己也可以过,多整几个人格就好啦!


大群有泪不轻弹。













『洛娜过生日』


   “麻麻麻麻,生日~”曙光已经能说一些简单的词了。洛娜抱着曙光,开心的笑着,旁边的交食深情的望着她们。



   “曙光也知道你今天过生日呢。”交食走过来,点了点小曙光的鼻尖。“嗯。”洛娜依然看着曙光笑。



   曙光突然扯了扯脖子上的小项链——那是心灵手巧的雪绪自己做的,送给了曙光作满月礼物。



   “怎么了?”看着曙光用小手扯自己的项链,却差点把自己勒死的小模样,洛娜笑得合不拢嘴。



   “麻麻,礼物,给麻麻~”曙光的婴儿音非常好听。洛娜摘下了曙光的项链,带在了自己脖子上。


  



   虽然晚上才开始过生日,但洛娜现在也十分高兴。



   只要她们在一起,每天都是过生日。


  













『老万过生日』


“生日快乐,爸爸!”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


   除了妮娜,其他人都是应付了事。



   妮娜还送了他个礼物。



   是鲨鱼。



   对,还是鲨鱼。



   “妮娜为什么不给我送点别的动物?父亲节送鲨鱼,圣诞节送鲨鱼,过年送鲨鱼,现在过个生日都送鲨鱼!”






   查尔斯听着他的哭诉,默默说了句:“至少她送了礼物……”其他孩子可什么都没送。
  


    教授没忍心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万磁王沉默了两秒。




   “妮娜真是个有孝心的好孩子!”











    其实幻视也送了,配色也符合万磁王的审美,但当一脸阳光灿烂的老万拆开盒子时,一股辣椒味扑面而来……




    然后,幻视还在疑惑旺达为什么笑的喘不上气时,已经飞向了金门大桥。


















『查尔斯过生日』




  今早教授一醒过来,就看到了床边满地的礼物和一只正在到处蹦跶的小兔子🐰



  “教授!您的礼物,请耐心的挨个看,最大的那个是我的!”小快银在窗边。


  教授拆开最大的那个,是护发大礼包……足足有二十五瓶护发素……



  “……彼得你给我滚回来!”



  还是旺达贴心,送的是……生发剂???


 


 


  ……





  所有礼盒都看完了,唯独没看到那个紫红色的礼盒。




  “艾瑞克!你的呢?!”教授扭头,冷冷的问万磁王。



  万磁王笑着向他走来,蹲下与他对视。



  “把我送给你不好吗?”



  “唔……别,别在这……啊,你干嘛?!”



   “抱你去房间啊~”






   拉灯














   据说,那天晚上教授没来他的生日派对,让妮娜和旺达她们等了好久。










【群员一激灵就想联个文】Suel

Summury:

No.15 @激灵联文工作号 


Sorry I'm late...Anyway, wish our activities a success!


Please play these two pieces of music in sequence while reading:


Music ①https://music.163.com/song?id=29709876&userid=1363676167


Music ②https://music.163.com/song?id=2558483&userid=1363676167 


-----------------------------------------------------------------------------Dear Bucky:


How’s going?We haven't seen each other for a long time. I miss you so much. I have now returned to my hometown, a small town called Greyfield.My life has not changed, I still like trains and reading, yogurt is still my favorite, but sometimes I hesitate to choose which flavor.


Please send me a letter as soon as possible.


                                                                                           Miss you,Steve


-----------------------------------------------------------------------------


Steve is an ordinary American boy.Since he was born in 1941 in a remote town in the west, he has felt lonely.


 


The Rogers never wondered why Steve wasn't as lively or noisy as a child.


 


Mr. Rogers runs a small grocery store in the town. At five o'clock every Sunday morning, he drives his rickety old car to the nearest town to stock up.Mr. Rogers will also stay in town for lunch. Generally speaking, he chose to order an egg sandwich and a glass of milk at a small restaurant in Stark Mall.It wasn't until about 3 p.m. that Mr. Rogers would drive his rickety old car back to his quiet and boring town.At other times, Mr.Rogers stayed idle behind the counter of his grocery store.This is Mr. Rogers, a man who has no ideas or great ambitions of his own. He lives a regular life every day.So he was happy that Steve was a quiet little fellow.


 


Mrs. Rogers is a serious woman who works as a matron  in a municipal school. When students violate dormitory rules, she punishes them in her own way. Mrs. Rogers's most common punishment is to slice the soap into thin slices with scissors and put it into the students' mouths.She was also glad that Steve could stay quiet in his bed at night.


 


Steve Rogers grew up in this boring family.When Steve finally turned 16, his first thought was to leave this town.On that afternoon of great significance to Steve, he left town with $1,000 he had saved.


 


If there's anything Steve still misses in this boring town, it's his friend James. Steve invented the boy for the first time when he was six years old and regarded him as his friend and life mentor.Steve and James have lived together ever since.James has been with Steve for 10 years now. He accompanied Steve to read books, played toy trains with Steve, and even helped him choose the better one from two bottles of yogurt with different tastes.So until now, Steve has not been able to forgive himself for leaving James alone in that remote town.


 


But anyway, at that time, Steve has decided to start a new life.


 


"... Wow, such a beautiful city"


 


That's what Steve said when he came to New York in 1957, aged 16.His home town, Greyfield, is not his whole world anymore.


 


With a modest suitcase and the $1,000, Steve bravely embarked on his "adventure" in New York.However, in any case, New York does not welcome such a young man from the countryside who is not good at expressing himself.


 


Therefore, Steve has been struggling with reality for many years. Finally, at the age of 23, he got a job as a librarian.Yes, it's not a very well-paid job, but the library can provide Steve with a free lunch, and for Steve, that's enough to attract him.And even better, librarians are jobs that don't require social affairs . Steve has never been good at dealing with people.


 


Why are people so complicated?


 


This is a question Steve often thinks about.


 


Steve tried to make friends with others in the past, but in the end he almost failed.Sometimes Steve wonders, wha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New York and Greyfield?In Greyfield, Steve spent a lonely grey childhood; in New York, Steve spent the same grey seven years.But in Greyfield, Steve has at least James.In New York, Steve has no friends.


 


Many nights, Steve wondered if he had been so lonely all his life.He will find a girl who has no hope for life as much as he does, and then spend his life like his parents. This is already the best idea.


 


Despite leaving the town, he felt he was still there. Maybe it's time to go back, Steve thought.


 


But God gave Steve an unexpected gift. It was an afternoon at the end of August, also a significant afternoon for Steve.




While Steve was packing his luggage, someone knocked on his door.


 


Who is this? Landlord or landlady? Or who carelessly went to the wrong door?Steve's mind suddenly flashed through innumerable doubts, because in general, few people visited his home.But he finally opened the door out of courtesy.


 


"Hi." said the young man with brown hair standing at the door.


 


"Hi." Steve said.


 


"Hi." said the young man with brown hair standing at the door.


 


"Hi." Steve said.


 


"Hi." said the young man with brown hair standing at the door.


 


"So... Who are you?" Steve asked.


 


"Are you Steve Rogers?"Wow, what an embarrassment.


 


"Yes, who are you?"


 


"I'm Bucky Barnes," said the brown-haired young man. "Are you interested in making friends with me?"


 


"I don't know. I'm leaving the city." Steve said.


 


"Well, it looks like I'm going to look for the next person on the list again," said Bucky.


 


"Wait, what list?"


 


"I made a list of all the people who borrowed books on how to make friends, and you borrowed such a book about a year ago."


 


"So you go to them one by one to make friends?"Steve remembered that he did borrow a book called How to Win Friends and Influence People last March.


"Yes, don't you think it's more likely to make friends with people who don't have friends but want to make friends?"


 


"Yeah... Maybe. You're smart."




"Well," said Steve, "would you mind coming in for a cup of tea then?"


 


"Looks like you've changed your mind, Mr. Rogers." Bucky said.


 


Steve brought Bucky a cup of iced tea. Then they sat together on the little sofa and began to talk.In fact, they spent most of their time together in silence. But they seem to enjoy the quiet atmosphere.They talk about anything that suddenly comes to mind, and this kind of conversation usually occurs indirectly after a long silence.Soon, at least for them, they established friendship.Yeah, for the past eight hours, they've been sitting on narrow sofas, shoulder to shoulder.


 


At 10 p.m., Bucky and Steve said goodbye to each other.


 


"You're a good person and I like you," Bucky said, staring at Steve suddenly.


 


"I like you too..." Steve suddenly felt a little shy.


 


"Then, good night."


 


"Good night."


 


It wasn't until Bucky left that Steve found himself forgetting to ask Bucky where he lived.Steve also found that Bucky hardly took a sip of the iced tea.


 


"It must be because I forgot to add lemon." Steve said to himself.


 


After that brief encounter, Steve's idea of leaving New York was dispelled.




While he was waiting for Bucky's return visit, he was still thinking about something that seemed quite puzzling to him.First of all, it was like a dream that afternoon. For Steve, it was so strange that such a strange thing happened to him. A young man with Asperger's syndrome was looking for people on his list one by one in New York City. It's a bit incredible to think about it.And the sudden visit of Bucky Barnes gave Steve a strange feeling.What on earth did he think of at that time?It was a slow train, but it was a toy train, with a red body and only three carriages.A sentence, "It is completely unimportant. That is why it is so interesting." But what does that mean?And there's a little cake, which Steve made for himself when he was a kid.Obviously, Bucky Barnes awakened Steve's memories of the past.Brown hair, Steve thought, well, grey-green eyes, but they change color as the light changes.In addition to Bucky, he seems to know someone with these characteristics.


 


A messy mind only makes things more complicated, Steve thought.He stood up and poured himself a glass of hot water.Now it's November, the weather outside has begun to cool, but the library with the heating is still warm.The warm air, the sound of flipping pages and the sound of gentle footsteps made Steve feel sleepy gradually.Steve's thoughts became clearer as his mind became chaotic.


 


All the clues suddenly mingled. Finally, Steve remembered Greyfield.This is an association about Greyfield.Steve feels vaguely like a person, or a word.And with his childhood, Steve could not avoid thinking about it.


 


James.


 


Steve was sorry that he had put James in a dusty corner of his memory.But James and Bucky are almost the same person, the same hair, the same eyes, the same personality, Steve thought. Is that a coincidence?


 


But he hasn't seen Bucky for a long time.Everything looks so untrue.


 


Steve felt so tired that he just wanted to fall asleep right away.But he couldn't fall asleep. So Steve forced himself to open his eyes. Just then, he saw Bucky.Through the window next to him, Steve saw a brown-haired man waiting for a bus with a large suitcase on the platform beside the road.But Steve is very sure that this is Bucky.


 


Almost immediately after seeing Bucky, Steve rushed out.But when he reached the platform, the bus had arrived, and Steve shouted:


 


"Bucky!"


 


The brown-haired man turned his head to Steve, who was gasping for breath --- that's Bucky, the same face as James!


 


"I think I'm leaving the city!" As he got on the bus, he shouted to Steve, "I'm sorry, but you can write to me later, my address is ——"


 


Tell me quickly, Steve roared in his heart, God, I still have so many mysteries to figure out!


 


But God made another cruel joke on Steve, and Bucky's voice was soon overwhelmed by the voices of other passengers. Steve only saw his mouth silently saying the address.


 


Steve's life is back on track. He finally left New York.So far, he has no nostalgia for this city.


 


Steve went back to his hometown, yes, the desolate town we mentioned at the beginning.The Rogers didn't respond to their son's return. Whether they had Steve or not in their lives was the same. In fact, they don't know why they gave birth to Steve.Over the years, the town hasn't changed much, unlike New York, where major changes are taking place all the time.And what happened to Steve? He first inherited Mr. Rogers's small grocery store, but soon after Mr. Rogers died in a car accident in 1969, he sold it.Steve is still not very good at talking to people, but he still tries to date some girls. On one occasion, he almost succeeded. It was a girl named Alexy, but eventually they broke up.


 


The only thing worth mentioning is that Steve has never given up writing to Bucky over the years. He wanted to find Bucky Barnes in the phone book at first, until he realized that Bucky might not be Bucky's real name. But he decided to send letters to Barnes one by one.


 


Meanwhile, Miss Betty Barnes, who lives in Portland, Maine, looked at a letter from Grefield, Arizona and said:


 


"I thought my cousin Bucky had died in World War II...It's impossible for him to climb out of the grave. It's not a short journey from France to New York."


 


                                                                                                   The End


 ----------------------------------------------------------------------------


Chinese version:http://l2787681.lofter.com/post/1fc245b4_1c66b145f


Thank you sweetie! @LORELEI 



「群员一激灵就想联个文」孤身一人

第十九棒

表白vera


LORELEI:



 @激灵联文工作号 




是 @Summury 大大的文章翻译!



亲爱的巴基:



你怎么样?我们已有许久没见过彼此了,而我是如此地想念你。现在我又回家了,那座名为格雷菲尔德的小镇。我的生命不曾改变,我依旧喜欢着火车,阅读和酸奶,但有时选哪个口味令我犹豫不决。




请尽快给我回信。


                                                               想你,


                                                               史蒂夫




------------------------------------------




史蒂夫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美国孩子。自从他降生在西部的那个偏远小镇,孤独感就已经如影随形。




罗杰斯夫妇从未怀疑过为何史蒂夫并不如正常孩童般活泼有朝气。




罗杰斯先生在镇上经营着一家小杂货铺。每星期天早上五点,他都会开着他那辆摇摇晃晃的旧车到最近的镇子上去进货,同时在那里吃顿午饭。通常来讲,他会选择在史塔克购物中心内的一家小餐馆里点上一份鸡蛋三明治和一杯牛奶。直到下午三点前后,罗杰斯先生才会再次开着他那摇晃的破车回到那宁静而又了无生趣的小镇。其他时候,他就待在杂货铺的柜台后,虚度着光阴。这就是罗杰斯先生,一个从未享有自己的主意亦或是伟大野心的男人。他每天都过着有规律可寻的日子。所以史蒂夫是一个安静的小家伙这件事儿,让他颇感快乐。




罗杰斯夫人呢,则是一位严肃的女性。她在一所地方学校担任女舍监这一职务。当学生们违反寝室条例时,她自有办法去惩罚他们。罗杰斯夫人最常用的处罚措施就是用剪刀将肥皂削成小薄片,再塞进学生们嘴里。对于史蒂夫晚上能够安静上床还不哭不闹,她也是挺开心的。




史蒂夫就在这枯燥乏味的家庭中长大成人。年满十六岁之时,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要离开这镇子。在那个对于史蒂夫来讲有着重大意义的午后,他带着自己攒下的一千美元离开了格雷菲尔德镇。




若说这镇上还有任何值得史蒂夫留恋之事物,那便是他的朋友詹姆斯。六岁那年,史蒂夫第一次邀请这个男孩,并将他视作朋友及生命中的指导者。从那时起,史蒂夫和詹姆斯就同居同乐了。如今,詹姆斯业已伴随了史蒂夫整整十年。他陪着史蒂夫读书,伴着他玩他们的玩具火车,甚至帮他从两瓶不同口味的酸奶中挑出更好的那个。所以直至现在,史蒂夫也没能够原谅自己将詹姆斯单独留在那偏僻小镇上。




但无论如何,彼时,史蒂夫已下定决心要开启崭新的人生。




“……哇,多美的城市啊……”




这便是十六岁的史蒂夫在1957年初至纽约城时所言之语。如今他的世界,远非其故乡格雷菲尔德镇。




带着一只不大的箱子和那一千美元,史蒂夫就开始勇敢地着手于自己的纽约“冒险”。然而不论怎样,纽约城都绝不欢迎一个毫不善于表达自身的乡下小子。




因此,史蒂夫与现实早已交战许久。终于在二十三岁那年,他当上了一名图书管理员。当然,这并非一份薪金优渥的工作,但图书馆能提供免费午餐;于史蒂夫来说,这就足够吸引他了。更美妙的是,图书管理员是那种无需任何社交事务的职位。而他,就从未擅长过与人交往。




为什么人们都那么复杂难懂呢?




这是史蒂夫思考已久的问题。




过去史蒂夫竭尽全力地去结交朋友,可到最后鲜有成功之时。有时他好奇,纽约和格雷菲尔德究竟差别于何处?在格雷菲尔德镇,史蒂夫度过了孤独的灰色童年;而在纽约,他熬过了大同小异的七年。但在镇上,他至少拥有詹姆斯。而纽约城中,史蒂夫则孤立无援。




许多暗夜,史蒂夫都想知道自己是否就要如此孤独一生。他会找到一个如他一般对对生活同样了却希望的女孩,然后效仿他的父母以度过余生。这样,就已然是最好的对策了。




虽然离开了格雷菲尔德镇,但他感觉自己仿佛依旧身处其中。也许是时候该回去了,史蒂夫想着。




但是上帝赠予了史蒂夫一份他不曾盼望的礼物。那是八月末尾的一个下午,同样意义非凡。




当史蒂夫正收拾行李时,有人敲响了他的门。




能是谁呢?是房东还是他夫人?亦或是某个找错门的冒失鬼?无数疑问在史蒂夫心头一闪而过,因为通常情况下,鲜有人会拜访他的家。但出于礼貌,他到底还是打开了门。




“你好。”站在他门前的棕发年轻人开口道。




“你好啊。”史蒂夫回答说。




“所以……你是谁?”他又问道。




“你是史蒂夫·罗杰斯么?”啊,如此的尴尬。




“是的,但你是谁?”




“我叫巴基·巴恩斯,”棕发年轻人答道。“你有兴趣和我交个朋友吗?”




“我不知道。我马上就要离开这儿了。”史蒂夫说。




“好吧,看起来我又要去找名单上的下一个人了。”巴基道。




“等等,什么名单?”




“我做了一份所有借阅过关于如何交朋友的书的人的名单,而你大约一年前就借过这样一本书。”




“所以你就这样轮流敲他们的门来交朋友吗?”史蒂夫记得去年三月,他的确借过一本名为《如何结交朋友以及影响他人》的书。




“是啊,你不觉得去结交那些没什么朋友却想要拥有朋友的人更合适么?”




“当然……有可能吧。你挺聪明的。”




“那么,”史蒂夫又说,“你愿意进来喝杯茶吗?”




“看起来你的想法变了呀,罗杰斯先生。”巴基道。




史蒂夫给了巴基杯冰茶,随后他们便坐在那张小沙发上开始聊天。事实上,大部分时间他们都只是沉默地坐着。但是两人似乎颇为享受这静谧的氛围。他们谈着脑海中忽然出现的任何事物,而这种对话,时常间接出现在长久的沉默之后。不久,至少对他们来说算是如此,史蒂夫和巴基很快就建立了友谊。是啊,毕竟在过去的八个小时里,他们一直肩并肩地挤坐在狭窄的沙发上。




十点整,巴基和史蒂夫互道再见。




“你是个好人,我喜欢你。”巴基突然抬眼看着史蒂夫,说道。




“我也喜欢你……”史蒂夫忽然觉察到了一丝羞涩。




“那么,晚安了。”




“晚安。”




一直到巴基离去,史蒂夫发觉他自己都忘记询问巴基他住在哪里。他还发现,巴基几乎都没喝那杯冰茶,哪怕是一口。




“一定是因为我忘了放柠檬吧。”史蒂夫自言自语着说道。




在这简洁而又短暂的遇见后,史蒂夫便打消了离开纽约的念头。




当他在等待巴基的第二次造访时,他依旧在考虑某些于他十分费解的事儿。首先,那天下午就有如梦境一般。一件怪事就这么发生在他身上实在是令人感到诧异。一个有着阿斯伯格综合征的年轻人就那样在纽约城中一个个寻找着名单上的人,仅是想想就让人莫名其妙。而且巴基·巴恩斯的突然造访令史蒂夫感觉有些怪异。他那时候到底在想些什么啊?那是一辆火车,但不过是个玩具罢了。它有着红色车身和仅仅三个车厢。还有一句话,“它根本微不足道,这也正是它为何如此有趣的原因。甚至有块小蛋糕,就是史蒂夫小时给自己做的那种。很明显,巴基·巴恩斯唤起了史蒂夫关于过去的回忆。棕色头发,史蒂夫想到,还有,灰绿双眸,虽然它们会随着光线而改变颜色。除去巴基不谈,他似乎还知道一个拥有如此特质的人。




一团乱麻的思绪只会让事情更加繁复,史蒂夫想着。他站起身来并为自己倒了杯热水。现在是十一月份了,外面的天气开始转凉,但带有供暖设备的图书馆内依旧温暖如初。空气中的热度,翻书声以及轻柔的脚步声渐渐催起了史蒂夫的睡意。当意识逐渐紊乱,他的所思所想就越发清晰。




所有的线索瞬间交织在一起。最后,史蒂夫还是想起了格雷菲尔德。这就是与那个小镇有关的一条思绪,史蒂夫依稀觉得那像是一个人,或是单个词语。连带着他的童年,史蒂夫不可避免地想到了它。




詹姆斯。




让他万分歉疚的是,他已将詹姆斯放在了回忆中蒙尘的角落里。但是詹姆斯和巴基几近一致,相同的头发,相同的眼瞳,相同的性格,史蒂夫想到。这难道只是巧合而已么?




但是他与巴基已许久未见,所有事物看起来都如此虚幻。




史蒂夫感到那样疲惫不堪,令他只想立刻坠入梦乡。但他完全无法入眠,所以他强迫着自己睁开双眼。就在那时,他看见了巴基。透过紧邻他的窗户,史蒂夫看见一个棕发男人提着大大的行李箱,正站在路边的月台上等待着公交车。但是史蒂夫那么确定,他就是巴基。




看见巴基后,史蒂夫几乎是立刻跳起来并冲了出去。但当他赶到站台上时,汽车已然到站了。史蒂夫大喊道:




“巴基!”




棕发男人将头转向了气喘吁吁的史蒂夫---那就是巴基,与詹姆斯拥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庞。




“我想,我要走了!”当他登车后,他向史蒂夫喊道,“我很抱歉,但是过后你可以给我写信,我的地址是——”




快告诉我,史蒂夫在心底无声地咆哮。上帝啊,我还有那么多尚未解决的疑问!




然而上帝与史蒂夫开了另一个残酷的玩笑。巴基的声音很快就被车内其他乘客的嘈杂声淹没了。史蒂夫只看见,他的嘴无声开合着地址。




他的生活就这样被扳回正轨了。史蒂夫最终还是离开了纽约。至今为止,他不再对那座城市有一丝情感。




史蒂夫回家了,对,就是我们在开头提到的那座荒无人烟的小镇。罗杰斯夫妇没有对儿子的归来做出任何反应。史蒂夫存不存在于他们的生命中,这都无关紧要。准确来说,他们根本就不明白当初为什么要生史蒂夫。这些年来,镇子并未改变多少。不像纽约,每时每刻都有巨大的变动生成。史蒂夫首先继承了罗杰斯先生的小杂货铺,但不久之后罗杰斯先生死于1969年的一场车祸,他便卖掉了它。史蒂夫还是不擅长与人交流,但他还是有试着去和女孩子约约会。有一次,他马上就要成功了。那是个名为亚丽克茜的女孩,但最终他们还是分手了。




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这些年来史蒂夫从未放弃给巴基写信。起初他想在电话本里找到巴基·巴恩斯这个名字,后来史蒂夫意识到巴基很可能不是他的真实名字。但是他打算轮流给所有姓巴恩斯的人寄信。




同时,生活在缅因州波特兰的贝蒂·巴恩斯小姐注视着那封来自亚利桑那州格雷菲尔德镇的信,说道:




“我以为我的表哥巴基已经牺牲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了……死者已矣,他又不可能从坟墓里爬出来。从法国到纽约,可远着呢。”




                                                              The End

群员一激灵就想联个文

第十八棒


Apose 开膛手:

战友成了老丈人怎么办




 @激灵联文工作号 




女主还是叫阿西莉亚,私设红骷髅和朗姆洛是当雇佣兵时候认识的老战友,后来朗姆洛退役去当教授,在此之后两人失去联系。


女主是红骷髅的女儿。OOC不可避免,提前致歉orz


(大家猜猜那位白发神父是谁。)






叉骨x原女 师生pa




雇佣兵退役后的朗姆洛没有再去做与之相关的工作。而是在朋友的安排下当了一名大学教授。




西装革履,戴个金丝框的眼镜,看着有模有样,倒是没有一点以前刀头舔血的雇佣兵的样子。布洛克·朗姆洛对此很满意。打打杀杀的日子过久了,平静下来安安静静生活也挺好。




那种从战场上带回的沉着冷静,加上自身的条件,朗姆洛在学校里很受欢迎,可是他好像一点也不在乎。




“朗姆洛,我今天要吃鸡肉的三明治,你帮我带。”


“朗姆洛,我收拾好了你来接我吧。”


“朗姆洛,晚饭我要吃披萨。”




女孩在朗姆洛的办公室里拿着三明治大快朵颐,男人无奈的看着面前狼吞虎咽的女孩,可眼神里却是满满的宠溺。




“慢点吃,沙拉酱都弄到嘴边了。”




其实他做梦都没想到居然会和自己的学生谈恋爱。




哥们,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确定关系之后,朗姆洛曾经问过阿西莉亚,那么多年轻的小伙子她没看上,偏偏对他一个年近不惑的老男人情有独钟。




然后以上回答让他差点一个没站稳来个平地摔……




“你为什么喜欢我呢?”


阿西莉亚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朗姆洛。




他咳嗽了一声,想了想:“因为你与众不同。”




的确,在其他人疯狂向他示好的时候,只有阿西莉亚一脸的不屑。




“幼稚。”




这是阿西莉亚对其他人的评价。




然后成功引起了当事人的注意。




后来朗姆洛才知道他中计了。




妙,实在是妙。


阿西莉亚对此表示骄傲。




他们既是师生,也是恋人,在朗姆洛上课的时候,她可以肆无忌惮的用炽热的目光看着他挺拔的背影,他的头发梳的一丝不苟,那是自己的杰作。他的西装熨烫得平平整整,那是她认认真真熨烫了半天才让他穿出去的。


他戴的眼镜,是她为他精心挑选,什么西装搭配什么样子的眼镜最好看。




人前一本正经,可是私下里,卸下教授伪装的“衣冠禽兽”的样子,只有她知道。




“他是大家的朗姆洛教授,但他是我一个人的余生。”


某个小丫头如是说。






阿西莉亚打算和自家老爹摊牌。


“宝贝,你确定你爸不会杀了我?”


其实朗姆洛还是有点顾虑的,毕竟他比自己的小姑娘大了整整21岁。


都够格当她爸了。


“我爸打不过你,放心。”


打不过我也不敢动你爸呀。


朗姆洛头一次感觉到人生如此艰难,甚至觉得以前出生入死都没有现在这么担心。


也对啊,那个时候他孤身一人无牵无挂的,枪林弹雨也好血肉横飞也罢,可是现在他有了心爱的人,怎么能一样?


“我先去跟我爸摊牌好了,其他的交给我。”






“爸,跟你说个事。”


“咋了闺女。”


“我有男朋友了。”


“谁啊,学什么的。”


“我教授。”


“……多大了。”


“41。”




老爷子差点一口老血呕出来。


“闺女呀……是不是爸哪对你不好了?”


“爸,你先把手里的枪放下,有话好说。”




一顿软磨硬泡老爷子还是答应了自己家女儿见见所谓的未来女婿,一边问自家闺女那位教授的情况,一边…




“……爸,那枪挺亮的,你别擦了。”


老爷子抬头看了一眼自家闺女,放下手里的枪。




“爸爸爸有话好说你把那个军刺放下!!!”




阿西莉亚总有种朗姆洛会竖着进去横着出来的错觉。


到这她不由得为自家教授抹一把冷汗。


布洛克同学,自求多福。




当朗姆洛提着一堆东西去看未来岳父的时候,平时威风凛凛的教授怂的像什么一样,而老爷子开门的一瞬间,看到面前的人,两个大老爷们当场大眼瞪小眼。


阿西莉亚一出房门就看见自家老公和老爹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施密特?”


“朗姆洛?”




这会轮到阿西莉亚一脸懵逼了……


WTF??


老战友见面,分外眼红。两个人一通激动地拥抱之后终于发现了事情的不对。




我拿你当兄弟,你居然拐走我闺女?


我拿你当兄弟,你居然成了我岳父?




“好啊叉骨,退役之后你就没音讯了,结果你把我闺女拐跑了,说,咋回事,不说我跟你没完!”




“……爸,你先把枪放下。”




“施密特,你听我说……”




现在轮到阿西莉亚怀疑人生了。


自己家老爹原来就是当年大名鼎鼎的雇佣兵头子红骷髅。


朗姆洛是他的铁杆兄弟。


日你妈哦。阿西莉亚很慌,非常慌。




几天后,阿西莉亚和朗姆洛的婚期定下来了。


老爷子说,把闺女交到自己老战友手里没什么不放心的,万一有个啥事,自己能随时扛着家伙收拾他。


还不用负责的那种




朗姆洛后背一阵恶寒。




“施密特,用不着……”




红骷髅狠狠吸了一口烟,




“我是你岳父。”




言下之意,我现在是你爸。




阿西莉亚在一边肚子都笑疼了。




朗姆洛委屈,朗姆洛得憋着。一个一米九四的汉子窝在沙发里抱着毛绒熊的画面实在不要太美。




“赶紧起来去试衣服。”


“什么衣服?”


“我的新郎难道要穿着跨栏背心去娶我吗?”




朗姆洛如梦方醒,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之后两个人准备收拾收拾出门。


朗姆洛这几天都住在阿西莉亚这里,不得不说单人床上突然多了个一米九几的汉子着实有点挤。


红骷髅这几天晚上都是睁着眼睛睡的。


至于原因,别问,问就是不知道。




“宝贝,你确定要穿这个低胸的裙子吗?”


“我觉得挺好。”


“你这样我会忍不住…”


一个猝不及防,阿西莉亚就被眼前的人按回了床上。




细密的吻犹如暴风骤雨落下,没一会儿床上的女孩就被弄得面红耳赤。




“你快停下…”




就在某个人要进一步动作的时候,一声巨响把他拽回了现实。




就看见站在门口脸比锅底黑的红骷髅和彻底报废的门板。




“赶紧出门,还有,门你修。”




又过了几天,朗姆洛如愿牵着阿西莉亚的手走向礼堂。


红骷髅坐在底下老泪纵横,而来参加婚礼的学生因为惊讶一个个嘴张的老大。






然后,两个人在白发神父的见证下交换了戒指,眼中只有彼此。




一眼万年,你就是我的往后余生。




布洛克先生,请多指教。









【EC/双Br】一个心理医生的日记(一发完)

第十七棒

谢谢大家的参与


小虫子倩兮:

@激灵联文工作号

涉及:

羞耻x污垢

普罗米修斯x迷幻

EC

黑金杀机x末代独裁





Charles主视角













8月5日 天气睛

今天Simon来找了我,他看上去精神恢复得非常不错,不再每晚梦到自己被车撞入水中的事情了。

这当然是一件好事,可不知道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是一种……疯狂感。

但我认为这样的情绪应该是从跟随Simon一起来的那位金发先生那接收到的,他们的关系有些亲密过头了,我以我的心理医师证保证,这样下去他俩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并且会双双陷入危险的地狱。

Erik又出门了,真是的,他就不能放下手中的工作陪我一会吗?












8月6日 天气阴

按照惯例,今天来的人会是Nicholas,他每周二四都会来的,我本以为Nicholas不来我就可以清闲一天了,但一个不速之客——Bruce的造访让这个幻想破灭了。

Bruce难得到诊所一次,因为他的大脑里有个幻想出来的医生,这很荒谬,不是吗?他知道自己有病,但又无法自拔的沉浸于幻想,他的病情是三个中最严重的,不过我有信心治好他。

Bruce能来已经说明现在他的情况还不算遭,我给他做了催眠,他短时间内都不会幻想出那个疯子医生了,希望最近不要有什么事情刺激到他。

Erik洗完澡了,今天可是周二。












8月7日 天气中雨

今天是Erik难得的休息天,恰巧撞上了七夕——中国的情人节。

我本来应该关闭一天诊所给自己放放假,顺便享受和Erik在一起的时光,不幸的是,我的诊所又新增了一个病人——Kerwin。

我之前说过Bruce是我见过病情最严重的一个,现在我要收回这句话,Kerwin比Bruce严重十倍不止。

他一直没有对我吐露太多的真话,仿佛有什么在束缚着他,我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弄明白,Kerwin到底有多少个人格,我目前只能推测出6种,但可以肯定的是,和我对话的,不是他的主人格。

我得向Erik说声抱歉,毕竟我们好久都没有约会过了。












8月8日 天气阴

不出所料,今天来的是Nicholas,除了周二那一次之外,他一向都是风雨无阻的。他解释了一下为什么周二没有来的原因——他救了一个人。

听到这个消息我着时吃了一惊,他是在路边救的那个人,Nicholas最大的心结就是那些年的经历,就像他的影子一样,恶梦就是从路边救起那个独裁者开始的。

我对他的心里状况进行了复查,生活已经可以正常,而心结现在看来也解开了大半,我想他再来两次就可以彻底回归平凡的生活了。

Erik今天有个公司酒会,还没有回家,我得给他准备好醒酒的药。












8月9日 天气小雨

昨天Erik回来的时候出乎意料的身上没有一点酒气,他向我解释说是为了不给我添麻烦而借口开车躲过的,听到这话我不得不承认非常受用,他终于会在别的时候关心我了,虽然醒酒药白白浪费,但又有什么关系呢。

今天早上醒来,不出意料的床空了,仿佛昨天晚上只是错觉,一切都和平常一般无二。

Bruce再次造访,我真的太惊讶了,我以为他会像以前那样半个月到一个月造访一次的,这对于Bruce来说无疑是一种好转的迹象——起码他记得看医生了!他脑子里的神经病医生不算。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那个神经病已经被较为有效的抑制住了,所以当务之急便是Bruce的幻想症——幻想成他已经离开的夫人。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那件女装了,这显然是个谎言(对于他来说也许是真话?)根据我的观察与推策,他也许是昨天晚上或者前天晚上就穿着那身女装出现在这个城市的不知道哪个角落。

Bruce有些时候过于无助,他的精神太脆弱了,尽管他表现得那样坚强。












8月10日 天气多云

Kevin提前和我预约了这次的治疗,虽然我不清楚为何他要半夜三点给我发了四条邮件,但一定很不好的事,他们在邮件中特意向我警告了三个人格,他们都具有反社会倾向,分别是Dennis,Patricia,Hedwig,看起来我要小心了。

今天来的人格叫Barry,是人格中负责“排坐位”的那位,是个服装设计师(他自称的)我怀疑Barry患有强迫症,他总是不自觉的将我屋里一些不对称的东西变得十分规矩……但他的自我介绍中并没有这一条,他可能是遗忘了吧,我不愿意按照最坏的结果猜想。

Erik又要出差了,时间还是一个月,他真的太忙了。












8月11日 天气睛

今天一个陌生男人把Bruce拉扯进了诊所,Bruce今天非常奇怪,可以从表面看出来的那种——他带着那滑稽的金色卷发,女式大衣披在他身上,整一个贵妇人的神情,我让那位先生先出去了,他走出门的时候简直是一步三回头,眼神仿佛长在了Bruce身上,再联系Bruce脖子上的吻痕,我想我应该明白了什么。

Bruce的毛病又复发了,比之前还要严重,是由什么原因导致的导火索是谁(那位先生的可能性最大)或者是哪件事,我一概不清楚。催眠也没了太大用处,现在只能等他自我挣脱牢笼才能逃出来。

自我消逝还是破茧成蝶,往往就在于一念之间,希望Bruce能够挺过去。

Erik给我发了封邮件,说他争取这次出差能提前回来,但愿如此,毕竟上一次他也是这么说的。












8月12日 天气暴雨

今天发生的一切仿佛都是只有小说里面才存在的,Simon…Simon他死在了我的面前!还有他的…男友?那个名叫David的金发男人。

今天是暴雨天气,我想应该不会有什么人来诊所,准备关门泡杯咖啡休息一下,Simon裹着一身泥泞与血迹直接闯了进来,我承认我当时受到了惊吓。

从Simon断断续续的表述中,我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经过——他的控制欲又犯了,但是这次的先生明显不是什么好惹的人……Simon他支撑不了多久,如果按照当时的状况来说,当时的我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因为分心去照顾Simon而忘了关门,至于后来发生的事…我不想回想起这段记忆了,那个杀人犯——David,带着一个左肩上的伤口逃了出去,我无计可施,报警?肯定不管用,他们已经超过普通警察的范围了……












8月13日

我觉得我的生活被什么入侵了,他针对着我和我的病人们,昨天Simon在我面前死亡…而今天我又等来了Nicholas的死讯,他们说他是在街上走路的时候被套上一个金属圈,随后那个东西不断收缩…直到他的头被割下来…场面很血腥。

不明白Nicholas是怎么惹上这些人的,具说是因为他救的那个人,我今天到了Nicholas的住处想去质问那个律师却已经人去楼空了。

…等等,还有Bruce和Kerwin!我得去看看他们!












8月14日

我明白了,我一切都明白了,Erik抱歉,我浪费了你的努力……Kerwin要来了…我,所有都是我!Bruce,Simon,Nicholas,Kerwin,Charles都是我……现在只剩我和Kerwin了,但我…












病床上,一个棕色头发的漂亮男人睁开了那双蓝色的眼睛,Erik上前一把抱住了他将他紧紧搂在怀里。

“Charles,你终于回来了!”

他的左肩上缠着纱布,蓝眼睛男人也依偎在他怀中。

“是的老朋友,我回来了。”

在Erik看不到地方,蓝眼睛中的情绪却是以前从未有过的疯狂。

医院的日历上写着——8月15日。




































解释:Kerwin,Nicholas,Bruce,Simon都是Charles分裂出来的人格,Charles在现实当中已经昏迷了一个月了,有一种机器可以进入到他的精神世界里面,但是必须要是他绝对信任的人,而且会共感,进入者在被进入者精神世界中受的伤会在现实中同步(所以左肩有伤),Erik进去了,他的目标是要杀掉其他的人格,把他的Charles救出来,但是他只找到了三个人格,Simon,Bruce,Nicholas,Erik分演了三个身份,David,Counselor,Brandon,除了他自己之外,没有人知道这是三个人,包括他们在面前看到另外一个哪怕是长着一模一样面孔的,也完全不会想到是同一个人,他的计划成功了,那三个人格被成功杀死,但是Charles最后被隐藏起来的Kerwin弄死了,Erik不知情。




祝大家中元节快乐!!!



【群员一激灵就想联个文】『幻红』I miss you

第十六棒!

谢谢太太们!!!


月光静安:



@激灵联文工作号







※人物ooc严重




※沙雕预警!!!




※小学生文笔




——————————————————————————————





   旺达与幻视并肩走在街头,周围是熙熙攘攘的人声和汽车的呜笛声。




   “后悔吗,旺达?”幻视牵起旺达的手。




   “永远不。”旺达对幻视笑了笑。“你呢?和我一起逃避责任,你后悔吗?”“爱上你我从不后悔。”幻视也尝试着笑了笑,结果失败了。




   “噗嗤。”旺达握着他冰凉的手,忍不住笑出声来。











   “旺达,旺达?”有人在呼唤她,是谁呢?好熟悉啊。旺达的灵魂下意识排斥这道声音。




   他一点是来拆散我和幻视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人!




   “旺达,该醒了。”




   不,我不听,我没有在做梦!旺达头脑还不太清醒,她不想再听到这道声音了。她挥了挥手,随便放了道咒语。









   “查尔斯!查查!你怎么了!”万磁王看着查尔斯突然倒在地上,连忙将他扶起。




   “教授的大脑被封住了,暂时不能思考和活动,再过一小时就会醒过来。”琴皱着眉头帮教授检查了一下大脑,发现没有问题。




   艾瑞克松了一口气。




   接着,又皱起了眉头。












   “明天我们去中国青岛吧?”旺达捂着头,随口说了句。“好”他都随她。




   因为有奇异博士的帮助(给点小费),他们在第二天就到了青岛。




   青岛是一个简约、清爽,又不失浪漫的滨海城市,非常适合约会。




   旺达在前面低头走着,时不时回头看看幻视,然后笑笑,继续蹦蹦跳跳的往前走。幻视跟在他身后,一直看着旺达。




   “旺达”幻视突然叫道。旺达回过头,一头红褐色的长发被风吹起。

   “嗯?叫我干嘛?”她拢了拢耳边的长发,歪了歪头,在幻视眼中,她永远是最漂亮、最可爱的,是独一无二的,也是最完美的。他将刚刚在路边折下的一支樱花修整了一下,别在她的耳旁。




   旺达原地转了一圈,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我美吗?”送分(ming)题。“世界上没人比你更美,你是最好看的那个。”幻视觉得自己像魔镜,但旺达一定是美丽善良的白雪公主。




   海风将他们的烦恼吹尽,让他们一时放下了心中的愧疚和保护世界的责任。




   旺达用幻视别在她耳旁的花枝,将头发束起,然后跳上旁边的一块大石头,回头看向幻视,仰了仰下巴,“来追我呀!”她说完,立马跳上一块更高的石头。幻视追上来了,旺达马上又爬上另一块石头。




   看着旺达手忙脚乱地跑着,幻视笑了,不过这笑容转瞬即逝——旺达跌倒了,马上就要跌到海里去了!幻视二话不说,立马快速的飞过去,抱住了他一生的珍宝。他敢说,他以前从没有过这种紧张感。他害怕失去她。




   “安啦!顶多就是磕一下,又不会有什么大事。”原本旺达打算用魔法缓冲一下的,可她又看到了幻视正在向她冲来。她选择了相信他,由着他将自己接住。




   旺达依偎在幻视的怀中,问道:“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会的,旺达。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旺达!梦该醒了,幻视已经死了!”是琴的声音。




   是啊,他已经死了,是她亲手杀死的,她还看着他死在了自己的面前,不论她怎么哭、怎么喊,他都不会再回应她一声了。








   琴看着面前悠悠转醒的旺达,问了句“为什么?”旺达知道她问的是什么,苦笑道:“我只是不愿意去相信,或是,不敢去相信……”




  “你无法挽回已经逝去的,你还有家人,你还有我们。”教授也醒来了,正被万磁王推着过来。




   “嗯。”旺达看了看洛娜、皮特,还有万磁王和教授,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看向窗外的天空。




   幻视,愿你在天堂安好。



【群员一激灵就想联个文】彳亍 口巴

第十五棒


玛丽莲梦D:

剧情很屎,无脑abo,ooc


 @激灵联文工作号 








奥萝洛某天路过教授房间时,在空气中嗅到了一丝可疑的气味,那种味道闻起来甜甜的,有点像从Omega身上散发出来的信息素味。可是众所周知,教授是个Beta。


思及此奥萝洛脑子里已经忍不住开始天马行空:伟大而又杰出的X战警领袖Professor X为事业献身,隐瞒其Omega的真实身份——多么感人的故事,大概能入围感动变种人候选名单。当晚奥萝洛与同事们共进晚餐(教授不在场),一时大意说漏了嘴,然而为时已晚,几十双眼睛像机关枪一样朝她扫射过来,世界安静如鸡。


大约过了八百年,坐在长桌最末端的汉克开口打破了沉默:“所以……你是说教授他其实是个Omega?”


误会就是从这开始的。




圣诞节即将来临,学校提前一周放了假,汉克也从市场上购来圣诞树和礼物,打算在平安夜那天给学生们一个惊喜。查尔斯坐在轮椅上,被奥萝洛推到校门口,与陆陆续续走出来拎着行李的学生们拥抱道别。Merry Christmas!下次见面就是新的一年啦,他语调轻快地说,脸上带着笑。


送走学生后,查尔斯回到办公室,交代了汉克一些公事,随后又问:你怎么没有和他们一起回去?汉克摸了摸鼻子,说,呃我打算……留在这里。他不好意思的时候常常结巴,这么多年了在查尔斯面前还是一如既往,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不过Alex说他这是社恐晚期,还是选择性的。


查尔斯给他了一个微笑,结果显而易见:蓝色野兽匆匆忙忙收拾好桌上的文件,落荒而逃了。


晚上下了场大雨,这很难得,一般冬季鲜少出现狂风暴雨,而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却像在预兆什么。汉克从实验室出来,因为信号的问题,麻烦奥萝洛控制一下雷电,后者正在保养头发,磨蹭了一会才慢吞吞地去了阳台。


查尔斯在卧室里,准备洗洗睡了,俗话说得好,人到中年约等于入土为安,他年轻的时候就经常熬夜赶论文,第二天起来照样生龙活虎,不像现在,稍微晚一点睡就不行了,老了。


他洗完澡出来就看见窗户大开着,冷风夹着雨从外面倒灌进来,他推着轮椅过去关窗户,这时才发现地上躺着个人,定睛一看,是他的老朋友万磁王。


算起来他们有一阵子没见了,万磁王的证件照依然被贴在大街小巷,这年夏天暴雨频频,但不知为何迟迟没有等来万磁王再次作案。查尔斯下意识把原因归结于年纪,往往上了岁数的人,都比较注重保养,他大约能想象到这样一幅画面:夏夜,大暴雨,家里的电视飘着雪花,呲呲作响,某万姓男子瘫在沙发上,正不动声色地往脸上贴面膜。听说常年在外奔波也很伤皮肤。


但现在万磁王就在他眼前,尽管很不是时候。这位朋友衣冠不整地倒在地上,胸口大幅度起起伏伏,头上仍然雷打不动地戴着配色诡异的头盔,这是为了防止被人控制。查尔斯作为他的老朋友再清楚不过:他发卝情了。




17岁那年他开始第二性别分化,较一般人稍微早些。是个Alpha,肖很满意,然而由于过早地发掘变种能力,他成了一个有发卝情期的Alpha,在杀死肖之后,只有查尔斯知道这件事。


早些年查尔斯翻阅大量书籍,总算找着些蛛丝马迹,书上说这种情况是分化不完全的表现,发生的几率大约为万分之一,偏偏埃里克就是这万分之一。而查尔斯,一个无欲无求的Beta,并且拥有强大的心灵感应能力,无疑是解决问题的最佳人选。


书上还说,这种Alpha平时表现得越强大,发卝情时就越脆弱,眼泪也会掉得更多,可惜查尔斯没有看完。发卝情的埃里克像只猎豹的幼崽,下手没个轻重,眼窝里盛满泪水。从查尔斯的视角去看,怪吓人的,仿佛在演一部精神分裂的R级片。好在对方发卝情时会自觉摘下头盔,任由他摆布(埃里克:不过是特殊时期特殊举措罢了),其实这顶头盔对他而言比较不同,有点像传家卝宝,尽管上一任主人死在他手里。又有点像处卝女的贞操带,遇到真爱才会取下来,查尔斯是不是真爱尚不得知,但长得好看就这点有用:他流下的每一滴眼泪,都像是一把刀插在埃里克心口上。




事后埃里克意识回笼,他抬手抹了把脸,全是眼泪。查尔斯背对他坐在床前,嘴里叼着烟,正准备点火。他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又揉了揉眼睛,泪水打湿睫毛,居然有点疼。在他记忆里,查尔斯应该是那种贵少爷的人设,烟酒不沾,穿剪裁得体的西装,皮鞋擦得铮亮——但是现在看起来俨然一个当代平安夜街头放飞自我的失意少年。


屋里没有开灯,雨已经停了,月亮从云雾后面冒出来,透过窗户照着那对伶仃的肩胛骨。一下子触景生情,他想起他们第一次上床的那个晚上。当时也是在这张床上,留声机正放着一张惬意的碟片,钢琴声嘀嘀咚咚,不轻不重地踏在静谧里。出于一种默契,他们用的是后卝入卝式,埃里克吻过那两片肩胛骨,神情虔诚得像一位教徒。


其实查尔斯不会抽烟,学生年代试过一次,不料被老师当场抓包,罚写五千字检讨,此后再没碰过烟。他记得那天晚上埃里克应该是抽了烟,接吻的时候可以尝到一股淡淡的苦味,可是对方的信息素太浓烈了,就像被裹在糖浆里,他压根分不出心思去辨认那到底是不是烟的味道。


“我想这几天你应该待在这里,哪也不要去。”查尔斯说。


埃里克不置可否,他正忙着照镜子,背后布满深深浅浅的抓痕,相当惹眼,乍一看还以为是被上的那个。查尔斯尴尬地咳嗽一声,别过脸说,“抽屉里有药,你记得涂。”


他出去了。埃里克坐在床上,过了会站起来,走到窗前点上一根烟。昨夜刚下过雨,空气里还残留着泥土的腥味,闻着还不算赖。






几天后埃里克的发卝情期渐渐走向尾声。他多少有些歉意,因此打算尽早离开,查尔斯一眼看穿他的心思,并没有同意。自从在古巴分道扬镳后,他们就没再见过面,最近一次还是在三年前,在开卝罗,查尔斯不慎被邪卝教教徒虏获,而他是帮凶,他们独处的时间少之又少。然而现在有了,却不知该从何说起。查尔斯没打算追问埃里克决裂后那段时间他是怎么过来的。以埃里克的相貌,找个床伴应该不成问题,显然他这些年没少为这事发愁,今早醒来时才看见他对着镜子拔白头发。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埃里克毫无掩饰地说。


刚才他们在浴卝室里来了一发,查尔斯还没缓过来,此刻听到埃里克这么说,显然有些措手不及。“什么?”


“我是说来找你这件事……”埃里克顿了一下,缓缓说下去,“其实我不必来找你。”


他说的是实话。当发卝情期降临的时候,他刚好在外面,而他第一时间想的不是回去,或是就地找个站街男到附近的宾馆来上一发,而是查尔斯,满脑子的查尔斯。这种情况之前在开卝罗也有过,就好像飞蛾扑火,只有短暂的几秒钟,但是容易上头。他忘了自己没有戴头盔,想得太大声了,查尔斯躺在他身侧,听得一清二楚,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钻入他的脑海,那一刻他心跳如擂鼓。


查尔斯赶紧冷笑一声(显然是装的),试图像一个Alpha那样放出一些具有攻击性的信息素,埃里克什么也没闻到,但他听见Beta说:“你最好小心点,不要被我标记了。”




下午四点左右,莫拉来学校找汉克,偶然得知昔日恋人竟然是个Omega,当场表演了个目瞪口呆。被男朋友欺骗是怎样一种感觉?谢邀,她心里想,人在美国,刚下飞机,现已分手,但目前刚从熟人那打听到对方是个Omega。她站定在查尔斯的办公室前,下一秒与一双蓝灰色的眼睛对上。


“……埃里克?!”


四目相视,巨型尴尬,埃里克下意识想溜,查尔斯推着轮椅跟了上来,看清来人是谁后,友好地打了招呼:“好久不见,莫拉。”


莫拉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她惊恐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查尔斯,汉克刚才告诉我,你是Omega。”




“我认为你应该删除他们的记忆。”埃里克威胁道,同时下卝身狠狠一顶,被他压在地毯上的人猝不及防地叫出声来。查尔斯抱紧了他,话音里带着笑意,莫名极具挑衅:“…你应该知道的,我从不会无缘无故——”剩下的话被一个吻堵了回去。


他又一次尝到了熟悉的苦味,埃里克的发卝情期结束了。




临走前埃里克收到一箱抑制剂,是汉克送给他的,对方希望他善用抑制剂,少来学校。埃里克只当没听见,抱着抑制剂出去了。查尔斯在操场上晒太阳,埃里克飞到他视线上方,把头盔摘下来问他:你猜猜我现在在想什么?


不猜,快滚。查尔斯憋着笑说。


埃里克在他脑海里说:“Goodbye,old friend.”




时间回到他们第一次上床的那个晚上。


查尔斯被扒光了衣服,推到书架上,奇异的奶香紧紧地包裹在周围。埃里克低下头开始吻他。从书架,到地毯,再到落地窗,最后才是床上。出于一种默契,他们用了后卝入卝式,埃里克从身后抱住他,虔诚地亲吻他的肩胛骨。蝴蝶停在上面。


“你是不是喜欢我?”查尔斯漫不经心地穿着衣服,用开玩笑的口吻说道。


埃里克愣了一下,显然没料到他会这么问,半晌才干巴巴地挤出一句:“为什么这么问?”


查尔斯转过头朝他笑了一下:“因为你刚才抱我抱得很紧啊,就好像喜欢我一样。”






END.







第十四棒
一个彩票

Dracula:

群员一激灵联文活动!!没错,大家好!我是彩蛋(嘻嘻)suprise?

 

(画渣在此)